打印页面

首页 > 专题文明奉节 礼仪诗城微笑夔州 微笑的奉节人

微笑的奉节人

我的家乡,美丽的奉节城,总是伴随着晨练人的号声醒来。薄雾笼罩着的小城,朦朦胧胧的面孔,在慢慢升起的朝阳照耀下,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,露出了它本来的色彩——年轻而充满朝气。家乡的人也从睡梦中醒来,小城渐渐热闹起来。每个人都行色匆匆,忙忙碌碌,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——自信而充满希望的笑容。

我的家乡奉节,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小山城,一道道梯道连接着城市各处,出门都要爬坡上坎。在这样的环境里,有一群被叫做“扁担”人就显得特别重要:他们饱经风霜,皮肤黝黑粗糙;他们有着壮硕的体格,大冷天也只穿一件汗衫,一件灰扑扑的麻布外衣。 “扁担”的身影活跃在山城任何地方,他们手中的一根扁担,仿佛能挑起整座山城。

呜——一阵悠长的轮船汽笛响起,又一艘客船到岸了,“扁担”们像是听到了号令一般,争先恐后地涌上码头。一时间,“需要挑东西吗?”“您行李这么重,不如我帮您挑上长梯去?”“大伯,您年纪大了,要不要我帮您挑行李?”诸如此类的问话响起,此起彼伏。他们忙乱拥挤但不粗俗。争到了活儿的,会对雇主露出淳朴而感谢的笑容;没遇到雇主的,也会冲着匆匆而过的客人谦和而真诚地笑笑。

挑东西是个苦力活,但是奉节的“扁担”们坚韧,不怕吃苦。尤其是爬长梯,还要避免把东西碰坏。“扁担”挑着行李,一步,又一步……走得那么艰难,但又是那么从容。家乡人都说,老码头的石梯是“扁担”磨光的,石梯的凹槽是他们的汗水砸出来的。

如今,山城奉节的高速公路通了,码头稍许冷清;城市公交车多了,出入更加方便。但市民仍然离不开“扁担”。这些“扁担”们,抱着已经磨得黝黑、油光水滑的竹扁担,三五个一群聚集在车站及梯道口,没事时蹲在一起谈天抽旱烟,常常发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。他们的笑声很干净,笑声里充满着对幸福生活的向往。他们是坚毅顽强的奉节人。

我是个特别喜欢去爬山的女孩,喜欢走进绿荫的树林。

深秋时节,大片大片的农田里,还会有层层浓厚的绿色,绿色中会有星星点点跳跃的橙红色,像夜里丛林里萤火虫飞舞,发出闪闪烁烁的光。远远的,就有一股甘甜的味道扑鼻而来。我咽了咽口水,飞快的向这块脐橙林里奔去。哇!满树满树圆滚滚的奉节脐橙,像胖胖的小孩,穿的衣服小了,挣脱了下面的扣子,露出了肚脐眼来,眨巴着眼睛,带着笑意看着我。

就在这时候,一双大手递给我一个脐橙。我抬眼一看,一位估摸50多岁的婶婶笑眯眯地看着我,她体态略显臃肿,穿着一套稍许陈旧的运动服,脸上可能是由于长年风吹雨打,变成了古铜色,像泥土一样的颜色,却充满了活力。她微笑着说:“孩子,口渴了吧,拿去吃吧!”我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果子,接过来,拿在手里把玩。她又瞧了瞧我,好像明白了什么,于是又摘了一个更大的,掏出小刀划成一块一块的递给我,她慈爱地看着我,微笑着。我一边听着她轻声细语地说话,一边吃着甜甜的脐橙,心里暖暖的。

我带着这位婶婶送给我的几个脐橙,离开了果林。一路上,还看到许许多多像婶婶一样的果农在果园里忙碌着。这些勤劳热情的家乡人,会微笑大方地对待每一个外来客人。

我们家楼下,住着一对母子,条件不算好。靠母亲修眼镜,卖鸡蛋过生活。男孩很喜欢拉琴,我把我的旧琴送给了他,老师也免了他的学琴费。

我时常从店门口路过,有时见他端坐着练琴;有时,他会坐在桌前学习。店里闹嚷嚷的,他一点不受影响。他遇见我,会羞涩地笑笑,喜欢问我问题。他并不聪明,但很努力。有一次,我问他,你这么努力练琴,是不是想当个音乐家,他眨了眨眼睛,轻轻一笑,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说:“我笨,音乐家可不敢想。但我想当个音乐老师,就像我的老师那样。”他突然紧紧握了握拳头,又说:“我一定要让所有喜欢音乐的孩子,放心地学音乐。”他眼中闪烁着光,坚定地笑着,坚定而又有点茫然地盯着前方,仿佛看到了遥不可及又似乎就在前方的梦想。我突然有些佩服这个只有11岁的男孩来。

我和我的同学,不正是同这男孩一样吗?我们都是有着梦想的奉节人,我们正在为了梦想奋斗,我们会笑着面对未来。

旷远深邃的大川磨砺出奉节人乐观勇敢的性格,古老淳朴的民风孕育了夔州人坚定真诚的笑容。你,我,他,我们这些奉节人,会把犹如那奉节脐橙般的笑容,一代代传承下去!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xfjw.net/2017/11/74513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