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页面

首页 > 诗城文苑散文 父亲的坚守

父亲的坚守

半夜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,心一惊,难道有什么急事?一看,是老家的侄儿打过来的,他着急的说:“幺爸,爷爷晚上照野猪,右脚大拇指被电动车压得要掉了,我马上开车送他下来,你准备哈到医院来。”我大吃一惊,一看才三点过,从老家到县城也就一个小时左右。我准备了些住院的东西,连忙赶到医院等着。

四点刚过,侄儿就到了,看见父亲半趟在车上,尖嘴坳眼,一张漆黑的脸上满是憔悴和痛苦。双手紧握右腿小腿部位,或许可以减轻痛苦,或许为了减少流血量。右脚放在一只拖鞋上,大拇指与脚掌已经只剩下一点皮连着,伤口不住的流血,拖鞋上已经浸满鲜血,脚就泡在血水中。我也顾不上说什么,赶快在医院找了个轮椅把父亲推着,挂号就诊拍片,轮椅后滴了一路的鲜血。医生说骨头断成了两截要做手术才行。

在手术室外,我内心难以平静,望着已经74岁的父亲如此,心里也不是滋味。这几年来,父亲一个人在老家,年龄大了,都劝父亲不要种庄稼了。为此,与父亲气过吵过,可父亲始终放不下锄头,舍不得土地,要种地心里才踏实。这次种苞谷,种子买了一次又一次,说是要把地种满。耕地、播种、发芽、施肥、除草,玉米苗一天天长粗长壮,抽穗,结籽,父亲望着绿绿的包谷杆上黄黄的胡须下满是大大的苞谷坨,满脸笑容,看来又是丰收年了。哪晓得,野猪早就盯上了日渐成熟的苞谷,一晚上的光顾,连吃带踩就毁掉了几十根。父亲看见倒在地里的苞谷杆和满地的野猪脚印,痛恨不已,决定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劳动成果,父亲决定晚上不睡觉了,天黑后父亲就拿着电筒和工具,开着他的三轮电动车走了,去苞谷地里巡逻值守,一会儿闪灯光,一会儿敲盆子,偶尔还放几个鞭炮,一晚上忙个不停。父亲就这样坚持每晚为苞谷们站岗放哨,成为了保护苞谷林的忠诚卫士。父亲本就矮小,年龄又大了,半个月下来,人变得更瘦更矮疲惫不堪了。我们总是劝他不要这样了。他总是倔强的说:“你们又不种,不晓得种地的辛苦,眼看着包谷就成熟了,可不可惜嘛。”话语中很是愤怒与不屑。

手术结束了,医生拔掉了指甲,用一根钢针从大拇指头上直接穿到脚掌,固定了骨头,然后把皮缝起来,经过清洗包扎,看起来也不血肉模糊了。由于用过麻药,疼痛减轻了,父亲看起来颜色好了许多,神情也轻松了许多。

我也轻松了许多,在病床上,我和父亲聊了起来。“爸,你都74了,一辈子还有好久嘛!现在也不缺吃,不缺穿,看你搞成这样,怎么划得来嘛!一辈子都辛苦,晚年还是要学着享受哈生活嘛!”父亲望着缠满纱布的脚似有所悟,回答到:“是的,是要改一改了,我也没想到会这样,可能是半夜人黄昏了,没拔车钥匙,车掉头时没注意,哎!给你们也找麻烦了。”望着蜷缩在病床上的父亲,我想,但愿他能有所转变吧。

第二天,我与母亲联系,母亲说:“你老汉在医院都还在惦记着那点苞谷,经常在问野猪吃完没有,都搞成这样了还舍不得那点苞谷,不晓得是命重要还是那点苞谷重要啊!”

哎!我的父亲!叫我说什么好了!看来这辈子放下你的土地和庄稼是不可能了!任何人,任何事都改变不了你内心的坚守!

(作者:龙学文)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xfjw.net/2021/09/170962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