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页面

首页 > 诗城文苑散文 中华民谣——竹枝词

中华民谣——竹枝词

文/土家野夫

溯江而上,穿越三峡,在险峻的夔门舍舟登岸的刘禹锡,其时已然49岁。被重新分配到了夔州做军政第一长官——刺史。

他来到夔州,惊艳于此地的山川和歌舞,也决心效法前贤,记录整理并改造这些民歌,使之雅俗共赏并永远传唱。

他在《竹枝词》序中说:岁正月,余来建平,里中儿联歌《竹枝》,吹短笛,击鼓以赴节。歌者扬袂睢舞,以曲多为贤。聆其音中黄钟之羽,卒幸激讦如吴声,虽伦不可分,而含思宛转,有淇濮之艳。昔屈原居沅湘间,其民迎神,词多鄙陋,乃为作《九歌》,至于今荆楚鼓舞之。故今亦作《竹枝词》九篇,俾善歌者扬之,附于末,后之聆巴渝知变风之自焉。

也就是说,他是中国第一个采集整理民歌,并创作出新一代文人民谣的诗人和歌者。他不仅记录整理并创新了这一诗体,而且他还能学习这些少数民族音乐,并将之传唱到北方的朋友圈。白居易在回忆他的诗中写道:“几时红烛下,听唱竹枝歌?”白居易在其自注中说:“梦得能唱竹枝,听者愁绝。”一个人得多么喜欢这种异乡的歌曲,才会自学自唱,把它唱进了千年文学史和音乐史啊。

他的好友白居易,在忠州郡中春宴,赠客人的诗中也曾记录“蛮鼓声坎坎,巴女舞蹲蹲”。在他们这些中唐大咖的推广影响下,巴渝文化和中原文化开始交流,夔州竹枝词传播到洛阳长安等中原都市,一时名满天下,成为唐教坊名曲。

由刘禹锡模拟开创的“竹枝词体”诗歌,具体有哪些特色风格和定位呢?它如何区别于传统的文人文言诗词?现以开篇所录竹枝词为例——

杨柳青青江水平,写景,必须是当地实景。夔州临江,杨柳沿岸,白话白描。景中江边,应该还有个浣衣的渔女。这首诗,是以她的主观视角,在听在看,在模拟她情窦初开的纠结心情。

闻郎江上踏歌声。写人写事,更重要的是记录了一种独特的乡俗——踏歌。这种歌舞源于上古的踏青,阳春三月,青年男女嬉游择偶时的一种调情方式。这种习俗以西南地区为主,至今仍然保存在许多少数民族的舞蹈中。《后汉书•东夷列传》记载:“昼夜酒会,群聚歌舞,舞辄数十人相随,踏地为节。”  胡三省注《资治通鉴》云:“蹋歌者,连手而歌,蹋地以为节。”从李白的《赠汪伦》到马远的《踏歌图》来看,古代踏歌的应该是男人为主,是他们开屏求欢或表达情义的一种身体语言。

东边日头西边雨,这是记录三峡地区特有的一种气候现象,也是我们本地人,小时候经常听到的一句老百姓的口头禅。但主要是用的诗经“赋比兴”的起兴修辞方式,为了引来下一句的神来之笔。

道是无晴却有晴。既然同一个天空下,阳光夹雨,那这究竟如何判断阴晴?正如那个江边的女子,春心萌动在杨柳依依的季节,犹疑彷徨地琢磨那个歌舞的男人,到底对她是无情还是有情呢?这一句的奇妙修辞,正是这个谐音的用法。这种修辞方式并非文人的创造,而是广泛存在于巴地民歌中。比如至今这一地区依旧传唱的——

妹妹泡茶眯眯笑,哥哥喝茶笑盈盈。桂花蜜进茶叶里,不香清来也相亲。

又如:送郎送到柑子崖,手摘一把柑子花。柑子开花要结果,不是干哥不送他。

根据刘禹锡的这一首诗,基本可以建立竹枝词的写作范式。诚如佚名古人所谓“志土风而详习尚”——竹枝词就是以详细记录土著风情习俗为主,刻画原住民的日常生活。语言上基本要通俗易懂,可以口语白话甚至方言入诗。此后百代文人,创作的诸如北京竹枝词、西湖竹枝词、苏州竹枝词等等,可谓汗牛充栋。但是基本都遵循了刘禹锡的这一风格模式,因此我们才将之誉为——天下第一情歌。

竹枝词不仅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,它更具有深刻的人类学、社会学、民族学和史学价值。对于地域历史文化和人民生活史的研究,有着非同凡响的意义。陈寅恪先生发明的“以诗证史”的史学研究方法,正是从这样一些纪实体诗歌中悟道,而开辟出的另一种蹊径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xfjw.net/2019/06/108735.shtml